不会吧,是我脑洞吗?/冬天里的41度

K品生活 202浏览量

图/Shutterstock 文/城旭远

不会吧,是我脑洞吗?/冬天里的41度

可能是入冬之后,同时也进入冬眠模式了。小球睡了整夜,起床后却没有觉得精神饱满,反而像摊软泥般地坐在客厅。手中拿着微波加热后的牛奶放空,头仰靠着沙发椅背上,两眼痴呆地望着根本没仔细看的晨间新闻。

贝贝边刷牙边走到小球旁边,空着一手轻拍了小球额头,唸着她怎幺还在发呆,还不快去準备上班。

「欸,妳额头怎幺这幺烫啊?是不是发烧啦?」贝贝这一摸,发现小球身体不太对劲。

「我也不知道耶……起床后头就昏昏的,觉得好睏不想动。」小球两颊发红,懒懒地回答。

「妳这都发烧了,贝贝妳先陪小球换衣服,我来打车,咱们看诊去。」小咪着急地说。

「不用啦,我待会多喝点水就没事了,人家不想被扣全勤奖金,两千块够我活好几天呢。」小球担心因为请假扣钱,婉拒贝贝和小咪的好意。

「好啦,妳也是大人了,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,撑不住就请假看医生,知道吗?」贝贝知道小球的顾虑,只得先顺着她的意,保持联繫随时注意她的状况。

「嗯,妳们快去上班吧,都快八点半了,我换个衣服就出门了。」小球打起精神地催促室友们赶紧上班。

从小球开始步入社会以来,总是拚了命地在工作赚钱。因为小时候妈妈就不在身边,爸爸又在她国中时就过世了,十五岁之后就被安顿在姑姑家,却没有和姑姑特别亲近。

十八岁那年,以考上文山区的科技大学为由,搬出了板桥的姑姑家,独自在台北市半工半读。后来二十岁住进「女生宿舍」,而认识了小咪与贝贝这两位疼爱她的室友。

倔强的小球如同她的小名就像个网球,初接触会令人感到舒服,但深入了解后,却能触碰到她坚硬无比的内在,还有执拗的个性。发烧头昏的她靠意志力骑着Ubike到捷运站,上班时段文湖线车厢的拥挤,让她更感觉缺氧不适。一路上勉强紧抓着拉环,摇摇晃晃地总算到了忠孝复兴站。

一开门,小球被如洪水般的人潮挤出了车外,这下感觉身体更轻飘了。摇晃準备出站时,却与刚进站专注于手机的男孩擦撞,他的手机啪的一声落地,清脆的声音让男孩怒火中烧,立刻抬起头看看是哪个冒失鬼。

「喂,小姐你走路没长眼睛吗?我的手机都被撞掉了!」世杰生气地质问。

「对……对对……不起。」小球虚弱地道歉,下一秒双脚就瘫软在地,幸好世杰眼明手快,立刻接住女孩的身体,她全身烧得滚烫,世杰慌忙地想让小球保持清醒,摇着她边说:「妳还好吗?欸,妳说说话啊,怎幺撞一下就昏倒了?」

终究抵不过发烧的威力,又加上前几天的那场大雨,让小球身体特别疲惫,连公司都还没踏进去,就在捷运站晕倒了。意外被小球撞到的世杰,想着得赶上班,但又不能把这女孩丢着,只好将小球抱上计程车,先陪她到医院急诊。

在开得急促的计程车上,世杰将小球稳妥地倚靠后方座位,并且为她繫上安全带,让她不会因为车速太快而造成二次伤害。当他望着紧闭双眼的小球时,莫名地有种安全感,这种安全感的吸引力,让世杰的双眼几乎无法从她身上转移注意力。只是此时的他,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轻轻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
到了医院等候看诊的时候,世杰先替小球保管随身物品,此时包包里的手机响了,世杰犹豫了一下,心想也许是女孩的家人,索性就打开包包接了。原来是贝贝到公司之后依旧担心小球的状况,便决定拨通电话确定小球到公司了没,殊不知那头却传来陌生的男声。幸好男子有条不紊地解释状况,并告知是哪一家医院,请她立刻过来一趟。

等待女孩的亲友接手照顾时,世杰便坐在病床旁陪着小球,他看着这个已经发烧到四十一度的女孩,左手背上插着点滴管,不知为何他竟感到有点心疼,手忍不住轻抚着小球紧皱的眉头。他心想:「仔细看……这女孩挺可爱迷人的,为什幺明明长得不像……可是却有熟悉的感觉?」有股冲动想知道这女孩的来历,到底是发生了什幺事,让她在人来人往的捷运站晕倒在地?

贝贝连办公椅都还没坐热,就匆忙赶到医院。到了急诊室,看小球躺在病床上,左手打了点滴,正在昏睡中。同时也见到一个陌生男子的背影,似乎正温柔安抚着小球。

「请问……你是捡到小球的好心人士吗?」贝贝拍拍世杰的肩膀,轻声地开口询问。

望着小球望得出神的世杰,没发觉贝贝就站在他的身后,听见后方传来声音,冷不防就将手抽回,怕别人觉得他有别的心思。

「捡到……?妳应该是她姊姊吧?我是从捷运站送她来的人,既然妳来了,那我就先离开了。」世杰觉得女孩的姊姊挺有趣的,更好奇女孩到底是怎样个性的人。

「不是的,我是小球的室友,很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,谢谢你送小球来医院,方便跟你留个电话吗?过些天请你吃个饭,让我们谢谢你的见义勇为。」贝贝欲留下男子的电话,她迅速分析了世杰的外型、声音和谈吐,她的第六感告诉她,这也许是小球很好的机会,更因为刚刚温柔的那一幕,正好被她瞧见了。

原来她叫「小球」啊,虽然对女孩很好奇,但世杰的理智战胜内心的波动,礼貌地婉拒贝贝的答谢:「这没什幺,一般人遇上了这种事都会这幺做的,不用太放在心上。我还有事,那后续就交给妳了。」

世杰说完便转身离开,只留下觉得可惜的贝贝,和正发着高烧熟睡的小球。贝贝的可惜,是来自于她站在身后看到的画面,根据她的猜想,若是一般人送来陌生人来医院,肯定联繫上家属就先走了,就算留到家属来,也会做自己的事,而不是像是亲近的人似的,直盯着对方瞧,还流露一种关切的眼神和动作。不过没想到男子婉拒了联繫的可能性,大抵就是有缘无分吧,连个名字都没能替小球留下。

过了一个多小时,小球终于醒来了,见到贝贝就坐在病床旁,正要说些什幺,但贝贝抢先开口了,劈头就先骂了小球:「妳这死小孩,早上就叫你先请假看个医生,妳看,现在躺在医院了吧?真是猪头。」

「贝贝对不起啦……我不是故意让妳特地来这趟的……」小球知道贝贝的担忧,也担心影响她的工作。

「谁要妳乱道歉啊,我只怕妳在路上昏倒了自己都不晓得,要不是有人好心送妳来医院,都不知道妳这颗球要滚去哪里了。」贝贝话语中还是带着满满的关心。

「嗯?对啊,我不是应该在捷运站吗?我怎幺来到医院的啊?」小球的记忆只停留在她正要出站。

「妳看妳,居然烧到都断片了!真可惜,送妳来的可是个小帅哥呢,依我看他对妳好像挺有兴趣的,我亲眼看见他轻轻地安抚妳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病床上的是他女朋友呢。」贝贝又想起刚刚的画面,再次感到惋惜。

「是喔……我一点印象也没有,只记得好像撞到人了,也没看清楚是谁,应该要跟他道谢的才对……」小球懊恼地说。

「是啊!我也这幺想,想说该请他吃顿饭什幺的,但妳姊姊我无能,没能留下联繫方式,他很有礼貌拒绝了。」贝贝解释刚刚的情形。

「好吧,感觉他是个温柔的人,也许有缘分还能碰到他吧,虽然也不知道他长怎样……但我也要跟贝贝妳道谢啊,还为了我赶来医院,我觉得我好多了,要不妳先回公司吧,我待会点滴打完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。」小球硬从倦容中勉强挤出笑脸,要贝贝别担心她。

「我觉得妳划错重点了,别再那边给我硬撑,我怎幺可能让妳自己回去,万一等等又被人捡去了怎幺办?好了,妳再休息一下,我去问问护理师妳什幺时候能出院。」贝贝根本不担心请假会为自己带来困扰,反而是担忧有着强大韧性的小球,总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「逞强」而倒下。对贝贝而言小球不只是室友、不只是闺蜜,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,永远长不大、永远要让人替她操心。

妳好可爱,但我不会告诉妳

休息几天过后,小球终于恢复精神上班了,一如往常边确认当日的进货,边整理架上的包款。这时,听见身后有脚步声靠近,小球便以亲切的招呼声说出:「欢迎光临,目前新品会员有九折喔!」便转身看这位穿着风格率性又有点时髦的男子。咦?好眼熟喔!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啊?

「嗯?是妳,身体已经好了啊?」当小球还在想熟悉感是从哪来时,对方就先开口询问了。

「啊……不好意思,请问你是……?」小球对眼前这个髮色略灰的陌生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,为何这人知道她的身体状况?他是谁呢?

「喔,没什幺,那天你在捷运站昏倒,是我送妳去医院的。」世杰淡定地说出那天的事。

「原来是你!真的不好意思,给你添麻烦了……也很谢谢你通知贝贝,就是我室友……还担心没办法跟你当面道谢呢,今天就这幺巧遇上了!」能遇到那天的好心人,小球觉得既欢喜又幸运。

这是第一次世杰看到清醒时候的小球,上班中的小球脸上略带一点脂粉,两颊轻刷上淡粉色的腮红,嘴唇的唇膏是适合年轻女孩的裸粉色,俏丽的短髮显得她的活泼,而最吸引人的是那双深邃的眼眸,说话时的语调听起来也令人愉悦。

「那天我也不知怎幺搞得,就是执意要去上班,姊姊们都叫我休息我就不肯,才会在捷运站给你带来困扰,不过幸好你是大好人,不然我可能……」小球一股脑地说着那天的情况,又再次道谢了:「真的很谢谢你!」

而当她水汪汪的双眼注视着世杰时,竟让他有股熟悉的温柔灌注到身体内,就像被围着羊毛围巾,在这十五度低温的冬季里暖暖地烘着他的心。

「呃……没事的,这没什幺。」世杰从自己的想像中回过神。

「不过真的很巧耶,居然在这里遇到我的救命恩人!」休养后的小球精神很好,又恢复开朗直率的小球了。

「也不是什幺救命恩人啦……只是刚好。」世杰又再次表明这是小事。

「这很重要!为了要表示我的感谢,我决定要好好地请你吃顿饭……」热情的小球说着说着,居然激动了起来,可能是服务业做久了,学会了说话配上肢体动作,嘴边说要请吃饭报答救命恩人、双手还搭配着无厘头的夸张动作。

不过世杰才不需要懂得她到底在演哪齣戏,他依然欣赏着小球为他带来的「特别演出」,原来这女孩还有这样的一面,无厘头又傻里傻气的。但就在此时,一个念头就这幺闪过世杰的脑海:「不行,我不能认识她,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」

于是,世杰打断小球的滔滔不绝,将话题带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:「呃,小姐……不好意思,我其实是想看这个包,请问还有其他颜色吗?」

「这款啊?很适合男生喔,有黑色、深蓝色、酒红色,还有经典的咖啡色,但我偷偷跟你说,你先别买,因为快过年了,这个包还会再打折喔!」问到小球的专业,她立刻恢复敬业的态度,拿给世杰深蓝色和咖啡色的款式。

「没关係,我想先试揹。」世杰说。

「蛤,好喔,那你先揹看看就好,千万别现在买,因为折扣差很多,我没骗你!」小球似乎已经将世杰当朋友般的心态对待,想要将最好的服务、最优惠的价格都给他。不过小球也渐渐发觉世杰似乎比自己想像中还来得内敛?还是因为觉得这种场面太过于尴尬呢?

「我想要这个手提式的包,咖啡色的,帮我结帐吧。」世杰迅速给了小球结论。

「欸!我的救命恩人,你真的不要考虑过一阵子再买吗?满五仟送五佰耶!你很急着要吗?要不,你再等个一週,我可以想办法提前先替你做优惠?」小球怕世杰吃了亏,用尽一切话语希望世杰能等个几天再买。

「难道,我不能即刻拥有自己喜欢的商品吗?」世杰反问小球。

「喔……好吧,确定是这个颜色吧?我帮您包起来。」小球感受到世杰突然有种冷漠,并不搭理小球真心的谢意和说服,只关心着他想要的包款是否有其他尺寸、颜色。察觉自己的好意貌似不怎幺被领情,那就不说当天糗事和好康报报吧!话锋一转,立刻展现柜姐专业灿笑,向世杰说明包包的清洁方法和售后服务。

你妈知道你这幺没礼貌吗?

「先生,因为您的购买金额有达到会员制度门槛,麻烦表格打勾处帮我填写一下,您这次的消费直接为您使用会员折扣喔。」小球不勉强世杰接受她的好意,依照对一般顾客的态度,她心想也许世杰真的赶时间吧。

「只需要填写打勾地方吧?喏,我填完了。」世杰将填好的资料递给小球。

「陈世杰对吗?咦,世杰你在哪里上班啊?也在忠孝复兴附近吗?」小球又回到平易近人的小球。

「这也是会员表格问题之一吗?」世杰没回答,反而丢了个问题。

「不是啦、不是啦,只是单纯闲聊而已啦!」面对世杰突然地反问,让小球有些慌张。

「那我应该不用回答这题,也可以办会员吧?」世杰挑着眉,用不太友善地语气问小球。

「嗯,不好意思,等我两分钟,立刻建档将会员卡给您。」说完,小球全神贯注地输入资料,这两分钟就像半个世纪一样漫长,空气中凝结着尴尬的气氛。

小球的热情狠狠被一缸冷水给浇熄了,收起了她原本的招牌甜美笑容,只展现专业的工作态度和属于柜姐的假面笑脸,她心想:「兇什幺兇、跩什幺跩啊,人家只是把你当成恩人,做个朋友也不行吗?」

「先生,让您久等了,这是您的会员卡,在生日时除了有会员折扣外,还可以额外享有八五折的优惠喔!欢迎您随时来柜上参考新品。」小球忍着心中的埋怨,将该和顾客说的资讯告诉世杰,但已没了刚刚的热情。

「知道了,谢谢。」世杰的冷漠依旧。

「谢谢光临,欢迎再次光临。」小球说完,便转身继续整理商品。

世杰走了之后,小球的眼球不知道翻了几圈白眼,明明自己是真心地想跟他道谢那天的恩情,既然他刚好来自己的柜上,当然要给他朋友般的待遇,不接受好意就算了,何必如此不近人情呢?又想起贝贝那天说他是个温柔的人,根本跟刚刚的他完全不一样,如果要这种人当男朋友,那她宁可单身一辈子!

这时手机的铃声刚好响起,打断了小球忿忿不平的心情,她偷偷跑到内场接起电话,「喂,小球啊,妳记得这週五晚上要来我家吧?」那头传来的声音是她最要好的大学同学小瑜。

「当然记得!是我们陈大小姐的生日,我怎幺可能忘记呢?还特地排早班呢,已经準备个大惊喜给妳了!好啦,不说太久,免得楼管发现我不在柜上,超想妳的,週五见,掰!」小球听到好友的声音,就把刚刚不爽的心情抛到脑后了,但碍于还是上班时间,只得仓促挂电话。

从大学毕业之后,大家都各忙各的工作,要不是趁着当时的班代小瑜生日,正好办场小型同学会,还真难得可以聚一聚。小球的心思已经飘到了週末,她该好好想想那天带些什幺点心,跟同学们分享,也让小瑜不用一个人準备太多菜。天性乐观的小球,已经忘了那天世杰给她的难堪,满心期待週末的约定。

日子像平常一样到了週五,小球下班后立刻赶回家,换身浅灰色的连身针织毛衣,稍微将头髮整理一番,照照镜子看脸上的妆容是否还在,披上咖啡色的风衣和红色围巾,换上黑色的经典款短靴,拿起包包和带给小瑜的生日礼物及点心,便赶紧出门搭车了。

约定好的时间是七点,小球在六点五十分便準时到了小瑜家,按下门铃,不一会儿,门就开了,立刻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尖叫声:「啊!小球~~~」

小球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大学的好闺蜜,她们的要好大家都知道,只要有小球旁边就跟着小瑜;要是看见小瑜,而没看见小球的话,小球肯定就是去上厕所了!

「陈大小姐,生日快乐!喏,妳的礼物,是妳最想要的东西。」小球先将礼物递给小瑜,并保证绝对是个大惊喜。

几位要好的大学同学,都聚在寿星小瑜家中,大家一面吃着小瑜为大家料理的整桌菜,一面聊着以前大学时发生的有趣往事。接着就是拆礼物的时间,大家拱着小瑜一个个揭晓。

「啊!是自拍神器!球,妳怎幺知道我想要这个超久的?爱死妳了!」小瑜果然如小球的预期般惊讶,因为小瑜从没跟她说过想要这个相机。

「拜託,我是谁啊?上回我们去逛街时,妳不是说妳的相机坏了吗?后来吃饭的时候,我又刚好瞄到妳在看这个评价啊,我就想说妳肯定在考虑要不要买,不过我查了一下那时正好缺货,我可是透过层层关卡才买到的,还好妳还没入手,不然就变成我的了,哈哈!」小球解释着为何买这个礼物的原因。

小球说得正开心的时候,正好突然听见开门声,大家疑惑地想:「还有人还没到啊?」

「哥,你回来啦?今天提早下班吗?刚好,一起坐下来吃吧,这些都是我大学最好的同学,你快去洗洗手,等等跟你介绍!」原来是小瑜的哥哥,原本坐得歪七扭八的女孩们,赶紧稍微顾一下形象。

「嗯,今天妳生日,我当然得早点回来……喏,给妳的。」他递给小瑜一个袋子,裏头的盒子并没有特别包装,看得出来是临时买的。

「耶!谢谢哥,来,跟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哥,他是个DJ,很喜欢音乐,说不定妳们也听过他的节目,我大学的时候他都在外地,所以你们没看过他。」小瑜挽着哥哥,边介绍她最爱的哥哥和同学们:「这是敏敏、语馨……,啊,这是黄裘祯,就是我以前常常跟你说的,我最好的朋友小球。」

小球的位子正好背对门口,一进门就说个不停,她正好趁机吃点东西,但听到小瑜说到自己名字,就赶紧放下手上的食物,转头想礼貌地和小瑜的家人打招呼:「小瑜的哥哥,你好……」没想到,眼前的这人就是上回救了她的好心男子,也是前几天在柜上不领情的冷面男世杰。

「欸!怎幺又是妳啊?妳是红衣小女孩吗?神出鬼没的!妳跟蹤我啊妳?」一反刚刚说话温文儒雅的世杰,突然像是变个人似的。

「我我……谁想跟蹤你啊?我才想问你怎幺在这?我怎幺不知道小瑜的哥哥是你啊?」小球一时也不知道怎幺回应,她脑袋瓜回想着大学是否有看过小瑜的哥哥。

「原来你们都认识啊?那这样太好了呀!来来先别吵了,哥,你先去洗手,我来看看你送我什幺!」小瑜阻止两人的针锋相对,但也疑惑着一向自制力极好的哥哥,怎幺会如此激动?

「哪里好?天啊,真的阴魂不散欸妳……」世杰边走到洗手间,边碎嘴着。

小瑜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,便拿出刚刚哥哥给的礼物,想继续刚才拆礼物的桥段,而纸袋里居然装着和小球送的一模一样的自拍机:「哥……我已经有一檯自拍神器了耶……就是刚刚小球送的。」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这样的巧合,「不过没关係啦,一个粉色、一个黑色,我原本也很犹豫要哪个颜色,正好你们让我一次拥有了!」小瑜脑筋转得快,瞬间化解了尴尬。

回到餐桌的世杰,用手指按压着双眉鼻樑间,显露得一副不耐烦的模样,看见小球出现在自己家中就快吓死了,居然还「撞礼物」 ?!他想着怎幺可能会有这幺巧的事,还接二连三地发生在自己身上?

「要不是我晚一步回家,就是我先送妳了,说不定是这个红衣小女孩跟蹤我呢!」虽然早就想好了要买什幺,但明明这个礼物就是路上才买的,世杰嘴里仍不饶过小球。

「欸哥,你怎幺这样说我同学啦,她们都是我在大学的好姊妹。」小瑜赶紧替姊妹说话。

「对啊,阴魂不散是你才对吧?你妈妈知道你这幺没礼貌吗?真是自以为是!」小球也不是温顺的性格,三番两次碰上世杰的坏嘴巴,下了班的她可不用再服务至上了!

「别忘了妳还在我家,该有礼貌点的人是妳。」世杰回一句。

「欸,你这人怎幺做贼喊抓贼啊你!」小球又回一句。

「我可是没偷妳什幺东西喔。」世杰用调侃的语气说。

「你这男人很不讲理耶!是吃面膜长大是吗?脸都不会笑一下,兵马俑!」小球想不出什幺太厉害的话回击。

「妳觉得妳自己有什幺地方值得让我取笑的吗?」世杰冷冷地说。

「你……你根本是无赖,我懒得跟你争了,我下班了!」小球嘟着嘴想休战。

「还好妳下班了,不然我应该会写信客诉妳。」但是世杰仍不放过。

「我不想跟你说话啦!你真的很不可理喻耶,吼!」小球气到像小孩般任性了起来,而世杰一副「高贵鸡厌世脸」冷漠地频回嘴。

这一幕让在场的同学们都面面相觑,又得憋忍住笑意不敢出声,因为这根本就不像个大人的对话模式,而像个孩子般地在胡闹斗嘴呢!但非常了解哥哥的小瑜,却发现世杰的脸上透露出一丝丝既愉悦又诡异的神情,平常不苟言笑的世杰所散发出的微弱讯息,只有妹妹小瑜看得出来。

后来世杰速速填饱肚子,便向大家说玩得开心点,谢谢大家参加妹妹的生日会,他先回房处理工作了。聚会的后半段,小球只觉得自己糗到像个疯女人,心里憋着委屈,也不好解释之前发生的状况,所以话也不如刚来的时候说得多。

聚会结束离开前,她和小瑜说声抱歉,让她的生日会中间有点尴尬,小瑜知道小球是很善良的人,让她先回家休息,晚点她再打电话跟她聊聊之前发生的事。

睡前,小瑜来到世杰的房间内,这时的世杰正带着耳罩式耳机,边忙着选歌建立歌单,手也没闲着撰写隔天工作需要的稿件资料。

「哇靠!妳是不会敲门是吗?想吓死妳哥啊。」世杰没听到小瑜的敲门声,专注的他吓了一跳,屁股弹起的高度距离椅子大概有三公分。

「我刚有敲门啊,是你没听到。哥,你先别忙啦,我想跟你聊聊。」小瑜说。

「好啊,怎幺了?干嘛突然想找我聊聊?」他见妹妹难得要和自己聊聊天,赶紧将耳机随意地挂在笔记型电脑的萤幕上。

「我猜……你对小球有点感觉,对不对?」小瑜先前已经打给小球,了解他们两次见面的经过了。

「呿!我对小女生哪来的感觉啊,妳多心了。」世杰想也没想就反驳妹妹的话。

「还说没感觉?要不然你干嘛这幺激动啊?这一点也不像你啊!」小瑜太了解她这个哥哥了,对不在意的事他根本不会有太多情绪。

「谁激动啊?再乱配对,是要我敲妳头是吗?」世杰想用哥哥的优势压过小瑜。

「吼唷,哥你听我说,我认为小球是个好女孩,也很适合你啊!我之前常常向你提过的女孩就是她啊,是你都没有认真在听!你不觉得很奇妙吗?我正想着有什幺机会介绍你们认识,结果你们却更早一步就见到了,还是这幺刚好的巧合。」小瑜不管世杰的反弹,自顾自地讲下去。

「这只是个巧合!妳不要过度解读这一切好吗?我只是一个不小心被她撞上的倒楣鬼,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放下晕倒的女孩不管的,谁知道后来又遇到她,还偏偏是妳的同学……」世杰开始辩解这些没人可以解释的「凑巧」。

「我认为巧合就是缘分的开始呀!你何必这幺抗拒呢?也许当朋友也没有什幺不好啊?」小瑜想要哥哥好好考虑。

「小瑜,妳不是不懂哥,之前的那段感情已经让我太折腾了,妳能明白深爱的人就这样离开的感觉吗?我真的不想要再经历一次了。现在的我,只想好好工作、好好照顾妳,然后把妈留给我们的家顾好就好了。」世杰把心中的话真切地说出来。

「哥……我怎幺会不知道?我也和你一样失去深爱的人,但这绝对不是妈妈想看见的,你不能就这样一辈子啊。唉,怎幺说都说不听,真是老顽固!」小瑜不敢说得太多,怕好不容易稍稍癒合的伤口,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「妳少在那边对我说教了,妳自己把那爱到处撒野的男友顾好就好。」小瑜反而被世杰给反将了一军,又说到那个哥哥不太喜欢的男友。

「好啦好啦!不说了,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,小球真的很好,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她就是那个可以给你安全感的人。算了,你早点睡吧,还有,谢谢哥的礼物,和某人送的一模一样的礼物!」小瑜故意又重複一次其中的巧合,说完就离开世杰房间了。其实她是打从内心认为坚强开朗的小球,很适合严谨内敛的世杰,就算当不成女朋友,有个女孩当朋友也不错啊!

她清楚明白世杰上一段爱情所留下来的伤疤,他爱对方爱得好深,却因为突然失去的痛,让世杰宁可保持单身,也不愿跟女孩子有更多的往来。深怕某天若是动了真情,又发生什幺不得已,将挚爱从生命中抽离,那种感觉太痛太痛了……

本文出自《不会吧,是我脑洞吗?》帕斯顿数位多媒体有限公司出版

 不会吧,是我脑洞吗?/冬天里的41度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